统计局罕见提房地产税 到来或比预想要早

0551-65189000

统计局罕见提房地产税 到来或比预想要早

发布日期:2018-07-19    浏览次数:767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中国二季度最新GDP数据,然而数据公布后,大家关注的重点却集中到了与房地产税上,有专家观点认为,统计局发言人以前很少直接提及房地产税,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说明房地产税推出工作正陆续就位,也有专家建言献策,提及了具体实施的细则。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7月16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三四线城市房价涨幅比较高,有一些热点城市上涨的压力还比较大。中央下一步将加强和完善宏观调控,同时,从供给侧进一步发力,加快推进房地产税相关政策举措。

  房产税到来或比预想的早
  实际上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于7月14-15日举行的2018国际货币论坛上也表示,政府会在未来出一个大政策,有可能是房产税,也有可能是其他抑制房价上涨的措施。张明当时就表示,房产税的到来可能比预想的还要早。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此次国家统计局对于相关政策和调控思路有一些观点,此类观点和当前的调控思路是比较吻合的,说明从统计局的角度,也有此类新的政策考量,值得行业各参与者观察。

  国家行政学院冯俏彬认为,国家统计局发言人以前很少直接提及房地产税,这次明确提出加快推进房地产税相关举措,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说明房地产税推出工作正陆续就位。

  严跃进解读称,在房地产调控供给侧方面,国家统计局明确提到了两类政策,一是房地产税的政策,一是租售同权的政策。

  房地产税的政策出台符合预期,也不排除上海和重庆等地,会在既有房产税的改革基础上率先升级为房地产税的政策,这也是试点的思路。

  而对于租赁市场来说,当前“同权”基本是空白,未来会加快新的政策落地。总体上说国家统计局此类表述依然是围绕在“房住不炒”的概念下进行的。类似概念也有助于形成更好的政策细则落定。

  房地产税备受关注,是由于它能增加住房持有者成本,因此可以一定程度上遏制肆无忌惮的炒房者,抑制住房投资性需求,降低住房空置率,同时也能发挥一定的收入再分配功能。

  实际上对于房地产税,近期有多位重磅专家认可其调控房价的重大作用。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甚至给出了较为详细的实施细则。

  孙冶方金融奖得主:房价增速为何长期高于收入增速
  7月8日孙冶方金融奖得主、美国埃默里大学副教授、美联储亚特兰大分行研究员陈凯迹在阐述获奖论文时,系统地阐释了房地产泡沫产生的原因,并且指出,在高房价下,会极大的降低包括企业家和工人在内所有人的消费需求。

  陈凯迹提到,从2004年开始,中国的平均房价就一直以将近2倍收入的速度来飙升。

  其中,在2004-2013年房地产10年黄金期,全国35个一二线城市房价的实际增长率大约为17%左右。

  另外,在2015年下半年的房价疯长期,全国300个大中小型城市中,有58个城市的房价增速超过了10%,其中10个城市的房价超过了40%,9个超过30%,还有9个超过了20%。

  陈凯迹表示,“这一速度是远高于同期大约11%的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速度,以及9%的实际工资上涨速度。”

  陈凯迹认为,中国的房价之所以能够在长期以远高于国民收入的增长而增长,主要有三大因素:
  第1、 人口红利所带来的高资本回报率。

  第2、 中国经济市场的不完善和对资本外流的控制。

  第3、 中国土地的稀缺性,以及相关土地政策,特别是十八亿亩耕地红线。

  他提出,在经济转型期,拥有高资本收益率的企业投机性购房,是中国房价增长能够长时期高于国民收入增长的关键因素。

  陈凯迹分析称,“这些企业的固定资本回报率长期高于一个经济平均收入增长速度的时候,可想而知,房价的增长速度,也自然会在长时间内高于该经济体收入的增长速度”。

  而对于解决之道,陈凯迹表示,短期内,要抑制房地产泡沫,不仅需要建立和健全严格的房地产登记制度,而且要建立健全透明的房地产交易制度。在此基础上,限制炒房资金在全国跨地区的流动,并收取房产税。

  与此同时,对于租赁市场的建立健全,陈凯迹强调,要有地方政府积极引导中低收入群体和空置房拥有者进入租赁市场,最终要给最低收入的群体提供廉租房。

  陈凯迹认为,“我们很可喜的看到,我们的政府已经在这里面的很多点,都已经进行了具体的实施。”

  央行徐忠建议:房地产税实施原则
  而对于房地产税具体实施原则,央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的文章进行了相对详细的阐述。

  徐忠撰文指出,房地产税对于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至关重要,房地产税的出台会打破楼市只涨不跌的市场预期,我们应当将其放在更加突出、更加重要的位置上来看待。

  房地产税作为房地产调控长效机制的重要内容,政策方向非常明确。从当前我国实际情况来看,加快推进房地产税改革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

  目前,应采取“宽税基、低税率、可负担、含存量、逐步实施、激励相容”的原则,加快推进房地产税改革。

  “宽税基”是指征税对象应涵盖全部房地产,体现公平原则;
  “低税率”是指税率设置应简单易行,不应过高,如在0.2-1.0%之间并由各地自行决定,以便执行;
  “可负担”是指应按一定标准设定免征额,如人均30-60米的免征面积,以降低居民负担,提高征税效率;
  “含存量”是指房地产税征收范围应同时包含增量和存量房地产,而不是像重庆和上海等地的试点中只在增量上做文章,将房地产税征收与交易环节挂钩,以有利于居民代际公平,促进存量房供给;
  “逐步实施”是指房地产税应采取先试点、再推广的改革步骤,在推出首批试点具体方案同时,明确逐步全面实施具体期限,以有效引导市场预期;按照激励相容的原则,可将房地产税试点与地方发行市政债规模挂钩,逐步增加以房产税作为市政债偿债来源的比重,更好地激发地方推进改革的积极性,推动改革走向深入。

  此外,还应理顺房地产税同建设、交易环节税费的关系。随着房地产税逐步推开,要同步下调建设和交易环节的税费,维持合理税负水平,完善有利于居民持续换购住房的税收政策。